观艺术家大愚心中的万水千山景之《万壑奇峰图》

2022-11-21 10:54:18

打印 放大 缩小

一幅能呈现万里山河的山水画,绝不可能是普通尺寸的画,从古至今皆是如此。

其中最具带表性的则是北宋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图》,其画面细致入微,烟波浩渺的江河、层峦起伏的群山构成了一幅美妙的江南山水图,渔村野市、水榭亭台、茅庵草舍、水磨长桥等静景穿插捕鱼、驶船、游玩、赶集等动景,动静结合恰到好处。

这样一幅内容丰富的画作规格虽然宽只有51.5厘米,但长却达到了1191.5厘米。再看大愚的这幅《万壑奇峰图》宽2.16米、长6.29米,画幅面积高达13平方米,而《千里江山图》只有6平方米,由此可以看出,大愚的《万壑奇峰图》是能表达出更多内容的。

事实也的确如此,因为《千里江山图》是“色”的盛宴,而《万壑奇峰图》是“笔墨”的盛宴,大愚在这幅画里,向我们全面展示了为什么古人常说“画是写出来的。”

从根源上说,书法条线与绘画线条同出一脉,也因此大愚有“作画应如同笔笔写出”的论句,然而墨色实际上只有“黑色”一种属性,却要丰富至黑、白、灰三色自然交融,并且用水润色形成干湿枯燥的自然变化,这就是分别出书者艺术高低的地方了,运用得到便得了神,甚至于枯笔也可以有画龙点睛之效,为整幅作品带来神韵与意境,可若是处理的生硬,不仅会使画面看起来杂乱无章,更是会破坏整幅作品的和谐统一。

大愚总是说,“一幅上佳的书画作品,应该是有呼吸,有节奏的”。可能在大多数读者看来,节奏应该是音乐上的概念,正是节奏将高低错落的音符和谐统一在一起,再通过时间的走动,奏出动人的乐曲。

我理解大愚上面这段话的说法,因为我自己也有着切身的体会,当书画创作进入一定的状态之时,身体任何一点的动作与起伏,都会传递到笔锋上,同样使笔锋产生微妙的变化,章法、结体、用笔、用墨,都会产生稳中有变的节奏。

这就是大愚所说的线条质感与节奏韵律,这也是一种层层递进的关系,精神影响了状态,状态影响了动作,动作影响了笔锋,笔锋又直接影响了线条的种种变化,从而诞生了质感,也诞生了节奏。

大愚,号虚空,中国传统笔法、星云图创始人。其用笔如作篆籀,洗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,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;喜明代徐渭之风,研究黄宾虹“五笔七墨”独特画风,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、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; 其代表作有:18米惊世长卷《新富春山居图》、12平方米巨幅《万壑奇峰图》、传统笔墨《拟黄山汤口》《秋鸿》,创新星云图系列《十方空间》《创世之柱》《迷踪》等。